爱民如子的宋戴公如何造就宋国的中兴崛起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戴氏文化

爱民如子的宋戴公如何造就宋国的中兴崛起?

宋戴公名撝(wéi),微子启的第九世孙,宋国第十一任国君,爱民好治,深受万民拥戴,周宣王赐谥曰戴,史称戴公。宋戴公可以说即位于危难之间…

宋戴公显然意识到周王国衰败,秦晋之崛起,郑卫之逼迫,都让宋国不再是过去的安逸天堂。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化加快,周天子礼乐体制的持续崩坏,宋国的国内环境似也有矛盾萌生,尤其是民众与公室间的矛盾越来越为突出,贵族之间奢靡之风流行,而百姓生存于底层,勤恳度日尚且艰难,又要遭遇数年之间的自然灾荒,百姓之苦,唯深入基层的官员方才知晓,宋戴公的思想变革中,降低田赋、限制饮酒、削减公室开支,这种种条款,皆可能源自此原因。

爱民如子的宋戴公中兴变革

宋戴公可以说即位于危难之间。当时,中原地区大面积遭受虫灾,宋国和周边国家庄稼均减收严重,有的地方甚至粒粮无收,百姓苦不堪言。宋戴公决定对王室实行四项改革,以减轻国民的负担。一是废除公田、藉田,田赋由十分之一减少至十二分之一。二是王室停止酿酒。三是国家除宴请外国宾客外,所有筵席停止用酒。四是王室用餐减少菜肴数量。他率先垂范,以身作则,停止饮酒,每餐只有两个菜。臣子们见他如此,原先对他的改革有不同意见的人也心悦诚服地服从了他。

改革措施实施后,他到城里城外视察民情,见很多饥民没有饭吃,很多灾民几乎饿死,便立即下令开仓放粮,赈济灾民。与此同时,他下令对陷于病饿之中、生命垂危的饥民进行抢救,并亲自组织人员,作出具体安排,使许多濒危的饥病民众得到挽救。看到失所的灾民无处安身,他便带领臣子组织人力修建房屋,安置灾民。当时的人们迷信天地,认为灾祸是天地神灵降于国民的,他便在城外设坛祭告天地神灵,向神灵祈祷说:我是国君,如果国民有什么地方得罪了神灵,都是因为我教化不够,一切罪过都由我一人承担,祈求上天要降灾祸就降到他自己身上,不要让国民受难。

虽然信神,但他并不一味地把希望寄托在神灵身上,还积极组织国民实行自救。他认为克服自然灾害的关键在于提高农业生产率,但他自己却没有具体的办法,于是他就带领臣子们到民间走访,发现有人使用先进农具和耕作方法可以提高粮食产量,就大力推广此法,并由国家出资建立了一个新式农具生产区。他如此呕心沥血,不辞辛劳,不到几年时间,宋国的农民大都用上了新式农具,农业产量也随之提高,灾情得到缓解,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也被调动起来。就这样,宋国不但渡过了灾荒,而且农业生产逐渐发展壮大,国家日益强盛。自己国家的问题解决了,邻国却还没有摆脱灾难,他就对处在灾难中的邻国进行帮助,受到周边国家的拥护。他睦邻友好,从未和其他国家发生过争端,进一步树立了上公之国的风范。举国上下亲眼看到了他的功劳和美德,对他无不称颂。

更值得一提的是,在宋戴公任宋国国君期间,整个大环境是十分恶劣的。宋国是周朝的一个诸侯国,在各方面都不能不受周朝这个大环境的钳制和影响。而当时周朝的情况怎么样呢?经历厉王、宣王,传到了第十二代天子周幽王,由于天灾人祸交加,周王朝的危机非常严重。关中地区发生大地震,山崩地裂,河水枯竭,自然灾害严重。周幽王不仅不抚恤灾民,反而更加奢侈腐化,贪得无厌,使朝政日益衰败。尤甚是他沉于酒色,为了博得他的宠妃褒姒一笑,竟然举烽火欺骗诸侯前来勤王,事后使诸侯对周朝更加失去了信心。恰在这时,周幽王决定废去王后申氏,杀掉太子宜臼,另立褒姒为王后,立褒姒的儿子伯服为太子。此举更激起朝臣的不满。申后的父亲申侯一怒之下,联合西方部族犬戎,举兵攻周,在骊山下杀死幽王,掳走褒姒,使周朝趋于更加危险的境地。此时正是宋戴公二十九年。后来,周幽王的儿子宜臼即位,为平王,关中遭受兵火洗劫,犬戎又不时前来骚扰,周平王只得将都城迁到洛邑,史称“平王东迁”,由此西周结束,东周开始。在这样的大动乱的恶劣环境下,宋戴公力排大环境的干挠,带领臣民自立自强,硬挺了过来,这实在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,也显示了他超强的智慧和卓越的能力。

他为国家日夜操劳,积劳成疾,在位34年后病逝。举行国葬时,全民恸哭,远处的百姓扶老携幼,长途跋涉,从四面八方涌向都城,为他吊丧。他的陵墓周围到处是长跪不起的人群,其中不仅有来自宋国各地的百姓,也有来自邻国受过他恩惠的灾民。

宋戴公的一生是与灾难博斗的一生,也是勤政为民的一生,无愧于举国人民的爱戴和邻国的尊崇。他死后,后裔以他为荣,以其谥号“戴”为氏,宋戴公被奉为中国戴姓始祖,其美德万世流芳。

孔子的七世祖正考父三命而俯

戴公的成功当然离不开王室的团结和能臣的辅佐,正考父“三命而俯”的典故就说明了这一点。正考父是宋戴公的上卿,相当于丞相一职,孔子的七世祖,辅佐了戴、武、宣三公。

《左传·昭公七年》曾有一典故:“及正考父,佐戴、武、宣,三命兹益共,故其鼎铭曰:‘一命而偻,再命而伛,三命而俯。循墙而走,亦莫余敢侮。饘于是,粥于是,以糊余口。’其共也如是。”翻译成现代语言就是说:正考父作为上卿,曾先后辅佐戴公、武公、宣公三个国君,三次任命,他一次比一次恭谨。为了惕厉自儆,为了教训子孙,他特意在家庙铸鼎铭文。铭文为:“我曾经三次被国君任命为上卿,每一次都是诚惶诚恐。第一次我是弯腰受命,第二次我是鞠躬受命,第三次我是俯下身子受命。平时我总是顺着墙根儿走路,生怕别人说我傲慢。尽管是这样,但也没有人看不起我或胆敢欺侮我。不论是煮稠粥还是熬稀粥,我都是在这一个鼎里,只要能糊口度日就满足了。” 正考父的恭谦节俭竟然到了如此之地步!作为几朝元老,正考父不但没有居功自傲,玩弄权术,借机攫财,淫奢糜费,反而越来越谦恭节俭了。可谓是终身守节不逾,官品、人品均堪称高洁!

明君忠臣琴瑟和谐,造就了宋国的中兴崛起,为后来的争霸诸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weinxin
我的微信
戴勇博客(www.daiyong.net) -戴氏文化研究 共享精品 分享技术 一个有态度的个人博客
戴勇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