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人辈出的“京江赐礼堂”戴氏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戴氏家谱 戴氏源流

早前,镇江市地名办在虎踞桥畔为南门大街树立了地名碑,记载了它繁荣的历史,其中提到了我的17世祖、清代四川总督戴三锡的故居与“京江赐礼堂戴氏家祠”。戴三锡故居位于草巷口,大门朝东,后为家族宗祠。据老人讲述,祠堂屋内坐南朝北设历祖牌位,前有大大的香案供桌,上有香炉烛台,还有签筒、竹签条等。牌位罩以帷幕,两侧有高大的“威武”、“肃静”、“回避”等出巡时使用的牌子,以及官员出行的仪仗。牌子上书写有官阶、官职。1958年,轰轰烈烈的“大跃进”,镇江的军烈属们生产自救,成立了“红旗纺线织带厂”(即市织带厂,后称丽华丝织厂),征用了戴家祠堂做织带车间,再到后来更被拆除,原址盖起了居民楼。好端端的家族祠堂成了过眼烟云,唯存老屋场地可供后人指点述古、慨然叹息而已! 好在先人纂修的家谱还在,从中可以了解到家族的过往、先祖的荣光。

名人辈出的“京江赐礼堂”戴氏“京江赐礼堂”戴氏在镇江的历史

 

戴氏出自子姓,春秋宋戴公之后,子孙以其谥号为姓。润州戴氏望族始祖万十四公系出自徽州新安婺源隆阜镇(今属安徽休宁),南宋咸淳年间,万十四公由新安徙居江南,始迁江宁之句曲(即今句容),复迁润州之黄甸乡(今地不详)。历南宋元明数百年至清,世代以务农为业,无以学历发达者,12世祖尧兴(南村)公器宇不凡,广交游,不事田产,原配何夫人择邻教子,有孟母之遗风。尧兴公过世后,何氏祖婆率13世祖永年(新宇)公迁居润城南长乐桥西,为这一支戴氏在城之始。再传至清代康煕年间,14世祖京鸾(远卿)公在京城经商,他令后辈习儒考职。15世祖士雄(遇文)公考授州同知没有赴任,兄弟遂有志于功名,始令诸后辈习举子业,此后多有文武次第登科。经(铭石)公生子6人,四子在朝为官:长子17世锟(双溪)公多次去北京应试,最小的儿子锦(蜀江)公随行。锦公做生意和处理家务都是把好手,能尽孝道,兄弟相处融洽,在他的操持下,家境逐渐富裕。15世士鹏(图南)公、士雄(遇文)公的后裔主要生活在五条街、鼓楼岗等城内一带。16世经公又因子孙繁衍置宅一所卜居刘李巷(今并入电力路),前后有一百多楹,名曰嘉会堂。

 

戴氏在镇江定居后建立了戴氏宗祠。黄甸的戴氏宗祠名曰“安礼堂”,13世永年(新宇)公创分祠“崇礼堂”,康熙年间15世祖士雄(遇文)公仿黄甸“安礼堂”宗祠仪制,移建分祠于长乐桥东,仍名“崇礼堂”,道光六年重修分祠时,17世祖三锡公仙逝,以公曾获赐《大清通礼》,立匾曰“赐礼堂”,因而这支戴氏又称 “京江赐礼堂戴氏”。咸丰三年,太平军占领镇江时,“赐礼堂”被烧毁,房屋无存,祭器用物亦均遗失,后经族众公议,改建南门大街草巷口三锡公旧宅为分祠祠堂。

 

清代同治年间,源于始祖万十四公的戴氏纂有《戴氏五祠合谱》。演变至光绪年间先后用过的堂名有:佩礼堂、安礼堂、世礼堂、二礼堂、赐礼堂(崇礼堂)等。

名人辈出的“京江赐礼堂”戴氏

“京江赐礼堂”戴氏的家风家训

 

早前,经热心宗亲牵线,“赐礼堂”的三个分支在镇、扬地区相互联系上了,大家互致问候的同时,都提到了先辈是如何倡导和树立优良家风的。我们家族的家风是什么?从《京江赐礼堂戴氏家乘》记载的祠规和祠戒,可以略见一斑。

 

京江赐礼堂戴氏家乘》中有关家风、家训的记载,虽有时代的局限性,但其中倡导的“尊老爱幼”、“扶贫济弱”、“鼓励进取”等等,对今天的家庭、家风建设仍有重要的参考价值。

 

“家乘”记载的祠规中指出:分祠内入项有定,除有力者随时捐助外,凡族人捐保阶衔者,均应酌捐喜金(即善款)。祠规中明文规定了在外做官的族人应捐的银两数额,只有七品以下虚衔才可以免捐。同时,祠规还规定了如何捐交的办法。

 

分祠内每年用项,除支付修理屋宇及置买房屋田亩钱粮,清明冬至祭祀拜扫主坟,支付管祠总办薪水、饭食钱、帮办茶水钱外,可以列支如下费用:如扶贫济弱举措的费用,对族中孀妇、极贫者、年老无子孙者、病废无依靠者、年幼无父母及无亲房抚养者每月给钱;对贫苦身故、子孙力不能葬者给丧葬费。祠规对助学一项规定尤详:凡族人应试,按会试、乡试、科岁试、府县试给不同的考试费;在义学读书无力应试者按府县试、文院试给考试费;得优拔贡者给花红钱;无力乡试、会试者还给路费。

 

“家乘”中记载的祠戒则对族人应遵守的家训作了明确规定,内容主要有:戒忤逆不孝、戒赌博游荡、戒酗酒斗讼……总之,从“家乘”记载的祠规和祠戒来看,先祖们倡导的家风主要是:尊老爱幼;提倡自立,资助贫困和特困;重视良好教育,活到老,学到老,孜孜不倦,鼓励上进、奖励上进;表扬成功者;惩戒恶习、追问责任。

 

“京江赐礼堂”戴氏的家族名人

 

算起来“赐礼堂”这一支戴氏在镇江至今已传承了25世,740多年,据清光绪十一年纂修的《京江赐礼堂戴氏家乘》统计,当时家族计有1341人(男536人,女805人),有从九品至从一品的文职官员29人,五品武阶官员2人,其中不乏地方名人。记录在《镇江人物辞典》(1992年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)、《丹徒县志》、《续丹徒县志》、《丹徒县志摭余》等书中的就有:

 

戴纯,京江赐礼堂戴氏第16世,清代诗人,乾隆十二年举人,官授浙江盐大使,诗名一时,著有《春萍集》12卷。

 

戴三锡,京江赐礼堂戴氏第17世,乾隆五十八年进士,清代四川总督。

 

戴天锡,京江赐礼堂戴氏第17世,清代诗人,出任过四库全书馆校录,著有《听松轩吟草》。

 

戴岑,京江赐礼堂戴氏第18世,清代诗人,嘉庆十二年举人,历官江宁府学教授,著有《客游草》10卷。

 

戴屺,京江赐礼堂戴氏第18世,戴岑弟,清嘉庆十三年进士,历官济南府通判、武定知州等。

 

戴澧,京江赐礼堂戴氏第18世,清代学者、书法家,通贯六书,精于隶篆。

 

戴泽,京江赐礼堂戴氏第18世,清代诗人,著有《停云集》2卷。

 

戴楫,京江赐礼堂戴氏第19世,戴棠弟,清代学者,著有《学易记》、《学诗记》等。

 

戴槃,京江赐礼堂戴氏第19世,清末作家,道光二十三年举人,官至温州知府,,著有《宦游纪略》21卷、《听鹂山馆文赋诗钞》等。

 

戴守梧,京江赐礼堂戴氏第19世,清代学者,著有《三适斋诗草》、音韵学专著《二十四莲花》等。

 

戴棠,京江赐礼堂戴氏第19世,清代学者,著有《周日易爻辰补》、《易书丛说》等。

 

戴肇辰,京江赐礼堂戴氏第19世,官任登州、广州知府,所治诸郡均有惠政,辑有《学仕录》一书,纂修《京江赐礼堂戴氏家乘》6卷。

 

戴植,京江赐礼堂戴氏第19世,清代书画家,工书善画,山水尤佳。

 

戴櫺,京江赐礼堂戴氏第19世,以善奕名入县志,著有《双桂轩精选奕贯》2卷。

 

戴杰,京江赐礼堂戴氏第20世,以军功擢山东陵县知县,在任五年,兴书院、增义学、设婴堂、立粥厂、大兴义举,升武定府知府。著有《敬简堂学治杂录》4卷。

 

戴启文,京江赐礼堂戴氏第20世,戴槃子,清代诗人,曾任杭州警察局长,著有《招隐山房诗钞》等。

 

戴燮元,京江赐礼堂戴氏第20世,戴肇辰子,清代诗人,咸丰九年举人,官至户部郎中,著有《听鹂轩诗钞》等。

 

“京江赐礼堂”戴氏在清代堪称名人辈出,其中名气最大的当数戴三锡。戴三锡,《清史稿》卷380有传,字晋藩,号羡门,原籍江苏丹徒,入籍顺天大兴,乾隆五十八年进士,授山西临县知县,历马边、峨边两厅通判,擢茂州直隶州知州,历宁远知府、建昌道、四川按察使、四川总督,兼署成都将军,为清代位高权重的从一品封疆大吏,是总管四川一方的最高地方官员。戴三锡在四川为官二十多年,修建书院,积储备赈,兴修水利,颇有政声,曾获嘉庆皇帝召见,赐《大清通礼》。道光九年,因年老召来京,署工部侍郎。十年卒,赠尚书衔,立匾曰“赐礼堂”,奉旨赐葬在今蒋乔地区东山村西侧的留山上,目前墓葬无存,碑石成了沟渠上白马桥的桥面。本市文物爱好者考察后为之留下了许多珍贵的照片。身为“赐礼堂”的戴氏后人,只能借此文对他们表示深深的谢意并致以崇高的敬礼!

 

来源:戴镇蜀 文/图展开

隐藏的文字

weinxin
我的微信
戴勇博客(www.daiyong.net) -戴氏文化研究 共享精品 分享技术 一个有态度的个人博客
戴勇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